采访自由软件基金会执行董事 Zoë Kooyman

了解自由软件基金会(FSF)的一切。

作者:Seth Kenlon
译者:Peaksol

Dandelion zoomed in

图片署名:由 Rob Tiller 拍摄,以 CC BY-SA 发布

早在 1985 年,自由软件基金会(FSF)就开始提倡源代码共享的理念,并从此打响了为计算机用户和开发者捍卫权利的斗争。FSF 认为,用“开源”和“闭源”这两个词来划分软件,十分具有局限性;于是,在为程序分类时,转而使用了以下词语:尊重自由(“自由”)或践踏自由(“非自由”或“专有”)。不管用语如何,关键之处在于,计算机必须受用户控制,而不是任由开发了计算机软件的公司来摆布。正因如此,GNU 工程、Linux 内核、Freedesktop.org 等众多自由软件项目,才会如此重要。

最近,FSF 新上任了一位执行董事,她叫 Zoë Kooyman。我初见 Zoë 时,是在 2019 年的一个 All Things Open 大会上。当然,那个时候她还不是 FSF 的执行董事,不过已经在管理 FSF 的重大活动列表了——那份列表的活动包括了 LibrePlanet, 并且还在不断地增长。她之前递给我了一份自由软件作者的名单,名单长得一眼望不尽,而且那些软件都是我每天在用的。由此,我也很受她那充沛的精力和诚恳的态度所打动。我只是偶然参加了一次 FSF 的聚会,但最后却和那些人成了朋友。是他们让我的数字生活有了意义,是他们保障了我能够拥有 Zoë 和 FSF 所说的四项基本自由

听说了 Zoë 受任为执行董事后,我给她发了一封邮件,提出想和她进行一次采访。她十分热心,在百忙之中抽出了一点时间来和我畅谈。

Seth Kenlon:你当上 FSF 的执行董事了!你是怎么走到今天的呢?

Zoë Kooyman: 在我的工作生涯中,我最开始是一位活动组织者。我环游世界,举办着一些世界上最大的音乐节目。在不断变更的地点、各具特色的文化中工作,是十分有趣的,因为不管是演出、技艺还是别的现场元素,所有各异的制作元素都结合在一起了。让一切事物都在恰当时候安排到位,就像是耍杂技一样。很多时候,我都是在不同的国家生活和工作。多亏了我的工作,我才能学到这么多的组织和交流技巧。我也对不同形式的媒体有过研究和工作,了解它们的经历,以及它们与社会的关系。

大学时期,我第一次了解到了 copyleft,它是关于我们如何才能使用现有的结构来造福自己,并推动变革的。也正是在那时,媒体(以及互联网和软件)的格局开始迅速变化,而这种变化却是以自由为代价的。搬到美国后,我变了许多。在美国,我对社会责任问题有了更加强烈的紧迫感,因此我决定为此付诸行动。我很感激 John Sullivan(当时 FSF 的执行董事),他根据我对自由软件的了解以及我在活动组织方面的经验, 把我招了进来,由此我也得以把这两方面的能力结合到一起。

Seth:你是如何了解到自由软件的?

Zoë: 我们常常会觉得,自由软件主要影响的是懂技术的人。但是,自由软件运动的目的是捍卫每一位计算机用户的自由。其实,软件自由影响着边缘化社区(译注:因条件受限或受到排斥等,落后于主流社会的发展,而被置于社会边缘的群体)的成员,他们很少有机会使用计算机。而软件也塑造了他们的生活。

GNU 工程和 copyleft 的概念,取得的成就是十分卓越的。去真正观察社会发展的方向,然后说:“不一定非得那样才行,我们可以把事情掌握在自己手中。”这在早期改变了我的人生观。我开始有了一种想法,把现有的材料用起来,再把它重新引入不同的亚文化之中。在娱乐行业,这已是家常便饭。从他人的作品中得到灵感,并基于此创造新的作品,其结果就是对我们所处时代的反映,同时也是对历史的致敬。没有这般自由,也不会有真正的进步。

谈谈我对电影版权的看法吧。我曾经与荷兰电影研究所合作,做了一个由许多“孤立的电影片段”组合而成的混剪。然后,在一次有几千名年轻人参加的大型舞蹈活动中,那个混剪就在一个 170 米的全景屏幕上播放了,而且还有现场 DJ 在配合演奏。他们之后也经常在别的活动中播放它,比如说荷兰的 Museumnacht

我并不懂技术,于是我通过文化来表达了这些观点。但这些年来,我接触自由软件的思想,接触得越来越频繁了。我于是意识到,随着软件不断融入我们的生活(有时还是身体),自由软件斗争的重要性正日益凸显。在当今的世界,专有软件处于称霸地位,我们社会的发展呈现出以利益驱动、为少数人着想的趋势,而这种趋势是以多数人的自由为代价的。如果没有自由软件,生活中的许多方面、社会的许多重要事业,就不可能真正取得成功。

Seth: 你是什么时候加入 FSF 的?

Zoë: 在 2019 年初,LibrePlanet 最后一期现场版的前一周。

Seth: 是什么吸引了你去担任执行董事这一职位?

Zoë: 有许多组织都致力于让社会更加公平、更加协作、更加理解软件。FSF 只是其中之一,但它长期以来一直是这场运动的核心。社会正在迅速变化,而许多人却还没准备好如何应对当今社会的数字产物,例如软件。这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,但是去担任这项工作的人还是太少了。能有一个组织来应对未来的各种挑战,这是十分重要的。

执行董事这一职位,在某种程度上,不过是辅助了工作人员和社区而已,好让他们为自由软件作出关键的改变。我相信,我们继续传播自由软件的思想,是非常重要的;并且,有了 FSF 的团队协助,我也相信,我能利用好工作在不同文化和人群中的经验,以及组织高挑战性的全球项目的经验,来使我们发挥出最大的潜能。我的这项决定,得到了来自工作人员、管理层和社区的支持,由此我相信,这个决定是正确的。

Seth: 你认为当今的软件自由,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FSF 在应对这些挑战的时候,应该承担怎样的使命?

Zoë: 随着软件越来越多地融入了社会的基本结构,软件也更加无形了。如今,软件存在如此广泛,我们却习惯性地忽视它。我们只关注着程序的功能,却无视了实现这种功能的手段,更别说它尊不尊重你作为一位用户的自由了。而与此同时,软件的发展速度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。如果人们无法理解程序是如何构成的,而只是整天地用着这些程序,那我们该怎么向他们解释,他们正遭受着不公呢?

FSF 的职责就是,让每个人重新谈起用户自由,并提醒人们,我们所使用的工具并没有那么好。因此,教育行业和政府的认可是十分重要的。如果我们让人们关注软件自由在这些领域的问题,那我们必将取得成效。通过教育,我们可以确保后代也有选择自由的权利;而政府采用自由软件,可以保护公民免遭专有软件的不正影响(维护数字主权)。

我们可以告诉人们,当今社会给我们灌输了错误的观点:你的自由受到侵犯是正常的,毕竟事情“太复杂,你理解不了”。如果你想要图个便利,想要相互联系,或者就是想要满足你的需求,那你就得相信这些组织,按照他们的意愿来。这是不对的。我们整个社区都相信,我们能构建一个无需抛弃自由也能处在其中的社会。并且我们也有这样的法律框架来支持我们的观点。每天,不同背景、不同能力的人都加入我们的对话,越来越多的人关心自己的自由,并且每个人都是出于真心的。我们每天都在学习如何去保护自己以及他人,并且我也希望,未来能够更加自由。